在线家谱查询提供名字、家谱字辈、撰修者、始迁祖、堂号、字辈、族谱内容简介等查询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位置:首页 > 姓氏故事 > 为什么岁数越大越念旧?讲讲你身边的故事?

为什么岁数越大越念旧?讲讲你身边的故事?

分类:越氏故事 发布时间:2022-08-18 21:00:03 手机版

年纪越大越怀旧这是谁的定论?把“怀旧”改成“痛恨”就正合适。年纪越大越痛恨过去那种人整人人害人,冤魂遍地,吃不饱穿不暖的悲惨人生,对于今天的幸福生活拍手称快,这是事实,事实胜于雄辩!有目共睹!

曾几何时,几个姐妹坐在一起,总要说些小时候的事情,那时候,家里姐妹多,都是大的带着小的,衣服也是大的穿过后,再改给小的穿。

三年困难时期,家里粮食不够吃,夏天的时候,就去挖一些野菜榆树钱充饥,初冬的时候,妈妈每天都到地里面一粒一粒的捡黄豆粒,扒在冰冷的地上,目不转睛地寻找,一天才能捡到一小杯豆粒,回到家天己经黑了。隔几天,我们就可以吃到一顿带豆的高梁米饭了。

妈妈爸爸为了我们姊妹几个,真的是历尽沧桑,为了叫我们吃好,有学上,每天晚睡,在煤油灯下纳鞋底,做衣服,白天还要到生产队里干临时工,赚钱补贴家用。

我们和父母学到了很多做人的道理,自强,本分,诚实,刻苦。

请讲一个早年间的传奇故事,越离奇越惊险越好?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关于爱情的离奇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很多年以前,故事的主角叫郑磊。郑磊在我老家当地很有名,因为他很有钱,是村里最早富起来的第一人,同时他的人生命运也很悲催,令人扼腕叹息

郑磊幼年时父母双亡,上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哥哥姐姐成家后很少照顾他,所以郑磊的童年是在贫困中长大的,十六岁初中毕业以后,郑磊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夏天时走村串乡的卖冰棍,冬天时卖糖葫芦,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村里有一个叫冬儿的美丽女孩,和郑磊自幼青梅竹马,少年时的郑磊,最大的梦想就是娶冬儿为妻,和冬儿永远的生活在一起,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冬儿的父母嫌弃郑磊太穷,将冬儿嫁到了外乡,冬儿出嫁的那天晚上,十八岁的郑磊喝了一夜的酒后,躺在家中破烂的土炕上,昏昏沉沉的睡了三天三夜,郑磊最美好的人生梦想,就这样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

冬儿出嫁后,郑磊在家乡也没有了任何留恋和牵挂,孑然一身离开了村子,过起了四处流浪打工的生活。

郑磊在建筑工地当过小工,在菜市场倒卖过鸡蛋蔬菜水果,蹬过板车当过人力车夫,卖过保险,当过导游,为了生活,郑磊几乎什么活都干过,十年的时间,郑磊积攒下了两万多元,郑磊的发迹是在二十八岁以后,在省城一家批发市场,租赁了两节柜台批发旅游鞋,短短三年的时间,赚下了几百万,三十二岁这年,郑磊才结婚,十八岁的妻子是他雇佣的小服务员,娘家就在省城当地,郑磊常年在南方温州广州等地联系商家发货,妻子在家销售,两个人婚后一直聚少离多,也许是年龄上的差距,或者说夫妻两个人没有太深的感情基础,婚后不到一年,郑磊的妻子就有了外遇,找了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情人,郑磊在南方上货的时候,妻子就将情人领回家中双宿双栖。

婚后的第三年,夏季的某天夜里,郑磊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从南方赶回到了家中,打开灯的一瞬间,郑磊看到了有生以来,第一次让他愤怒的事情,妻子和一个男人拥抱着睡在床上,被惊醒的妻子和她的情人惊愕的看着站在床前的郑磊,短暂的沉默后,三个人撕打到了一起,失去了理智的郑磊,愤怒之下失手将妻子打死在了家中,妻子的情人受伤后逃走了。

郑磊开始了四处逃亡的生活,郑磊知道自己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终有一天自己会落入法网,逃亡了半年后,身心俱疲的郑磊,想回老家看看后,就去自首,他这辈子最牵挂的人,依然是叫冬儿的那个女孩,郑磊知道冬儿几年前离了婚,带着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在镇上开了一家贩卖生活用品的杂货铺。

郑磊回到家乡的那天中午,下着瓢泼大雨,郑磊背着旅行包,被雨浇得落汤鸡一样,走进了冬儿的杂货铺里,买了两个面包,一瓶汽水,坐在椅子上,狼吞虎咽的吃完后,抬起头看着冬儿说:“冬儿,过得还好么?”冬儿望着眼前这个浑身湿漉漉,脸庞消瘦的男子,呆怔了好一会,才惊愕的地说:“郑磊,你,你是郑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郑磊说:“才到镇上,以前听说你在镇上开了这家店,所以今天回来看看你。”

冬儿将郑磊带到了里间,让郑磊换下了湿漉漉的衣服,郑磊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密封着的纸盒,对冬儿说:“我给你买了一双皮鞋,你收起来,等我离开后你再打开。”冬儿收下了纸盒,郑磊一把抓住冬儿的手说:“我这次回来,就是专程想来看看你,明天早上我就走,也许这辈子我们可能再也见不到面了,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哪怕只有一天。”冬儿眼神里带着一丝惊恐慌乱,但最终还是点头同意郑磊住在了自己这里。

第二天早晨,冬儿看了一眼身旁还在沉睡中的郑磊,起床后,冬儿离开了杂货铺,在镇上的派出所大门外徘徊了很久后,终于走进了派出所的大门。

当四个警员走进杂货铺的时候,郑磊已经穿戴得整整齐齐,坐在椅子上,看着走进来的四个人,站起来伸出双手,微笑着说:“过来了,东藏西躲了半年,现在终于解脱了。”

看守所里,冬儿来探视郑磊,冬儿哭着说:“小磊,你心里一定恨我吧,可是,我心里真的很害怕,半年前,我听村里人说,你杀了人,成了在逃通缉犯,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找我?”

郑磊笑着说:“你哭什么?现在我不是挺好的么?这半年东躲西藏,根本就不是人过的日子,心中唯一牵挂的人就是你,你不举报我,你就成了窝藏犯,连累了你,那样我心里才会不安,我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想和你在一起,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了,我已经没有任何遗憾,送给你的盒子里,有二十万现金给你的,两张存折你先保管着吧,我会委托律师转赠给你。”

郑磊将手里一半的积蓄,给了妻子的父母,也最终获得了妻子的父母谅解,因而被判了死缓,十九年后,郑磊走出了看守所的大门,在看守所门外,迎接他的是冬儿,冬儿牵着郑磊的手,两个人迎着一轮嫣红的朝阳,走在回家的路上。(注:本故事所有人物都是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对号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