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家谱查询提供名字、家谱字辈、撰修者、始迁祖、堂号、字辈、族谱内容简介等查询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位置:首页 > 姓氏故事 > 《红楼梦》中鸳鸯骂嫂嫂: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是什么意思?

《红楼梦》中鸳鸯骂嫂嫂: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是什么意思?

分类:邢氏故事 发布时间:2022-08-08 18:01:43 手机版

谢邀,宋徽宗以画鹰为长,赵子昂以画马最出名,他们的画都是好画,谐音“好话”。下面给大家详细分析一下:

鸳鸯是贾母身边的得力丫鬟,好好一个女儿家却被又老又好色的贾赦看上了,要娶她作姨太太。

鸳鸯誓死不从,但在鸳鸯的哥哥嫂子等人眼里,被大老爷看上,可是天大的好事,邢夫人就叫鸳鸯的嫂嫂来劝鸳鸯。

这嫂嫂自以为自己说的都是好话,让鸳鸯一句“好多着呢!什么好话!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儿。”彻底堵了回去。

这里可见曹雪芹的文字功底,“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话)儿”!这句话用我们现代一点的说法就是“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都是好画儿”一样,通俗易懂又符合人物性格身份。

另外,鸳鸯的哥嫂来劝鸳鸯其实是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图利之心,完全不顾鸳鸯死活,不怀好意,因此又暗藏着“宋善画鹰,赵善画马。可惜一个是庸君,一个是贼臣”的真相,有对鸳鸯哥嫂用心不良的讽刺。

贾母跟前的大丫头金鸳鸯能骂出这样有水平的话,足以称得上是见识不凡,至少不是贾母对林黛玉说的那样识几个字不做睁眼瞎而已。一句话用俩典故,没有了解过的人轻易听不出里面暗含的讥讽,八面玲珑的鸳鸯为何与亲嫂嫂针锋相对呢?话里话外有何深意?

我是晴空莽莽,我来回答。

鸳鸯骂嫂嫂起因是什么?荣国府大老爷贾赦起意要纳鸳鸯为妾,邢夫人热心张罗亲身上阵劝说;

“……冷眼选了半年,这些女孩子里头,就只你是个尖儿,模样儿,行事做人,温柔可靠……进门就开了脸,就封你姨娘,又体面,又尊贵……”

按理说,鸳鸯鸭蛋脸,高鼻梁,脸上还长了几粒雀斑,在贾府丫鬟中容貌不算出挑,贾赦看上她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惦记上其他东西了。鸳鸯自然也不傻,知道大老爷图的是什么,任凭邢夫人怎么劝说只是默然不应,邢夫人这才去找她嫂子来劝。

鸳鸯决心坚定,同平儿直言不讳:“别说大老爷要我做小老婆,就是太太这会子死了,他三媒六聘的娶我去作大老婆,我也不能去。”她是不愿给贾赦那半老头子做妾的,宁愿剪头发当尼姑,或者一死了之。

看见她嫂子远远走来,鸳鸯先是骂了句歇后语“九国贩骆驼的”,后一句“到处揽生意”隐去。从字面上看是指在交通不便的古代还能跋涉九国逐利的商人,实则暗讽她嫂子为蝇头小利多管闲事,心中愤怒兄嫂卖妹求荣,这一点从后面连珠炮的怒骂可知。

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她嫂子满面笑容打算劝说“天大的喜事”,鸳鸯跟炮仗似的一点就着:

什么“好话”!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儿。

宋徽宗不经国事,书法绘画等艺术领域却是帝王中数一数二的存在,尤其精通描绘鹰的形态;赵子昂通常指南宋宗室赵孟頫,其书写的行书及绘画的马几乎可以比肩。

1、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精品好画,这里用作谐音梗“好画”即“好话”。不用说也知道鸳鸯嫂子即将劝说的无非是成为姨娘的荣华富贵好日子,一张嘴说得千好万好,仿佛是对着不懂事的孩子灌迷魂汤。

2、鸳鸯不为所动,借典故表明宁死不从的心迹,讽刺意味十足。宋徽宗和赵子昂二人在面对外族时毫无气节,卑躬屈膝,奴颜献媚的行为为后人所不耻。

宋徽宗不想成为亡国之君,提前禅位给儿子,结果金兵犯境之时双双被掳走,失去尊严苟延残喘。赵子昂身为皇室子孙,在南宋灭亡后不理会国仇家恨,献身元朝官场歌功颂德,成就忽必烈的仁慈。

3、连一个小丫头都有这般宁折不弯的勇气,贾府中那些堂堂男子汉平日里高高在上,却是最没有骨头的,只能靠卖了贾元春继续奢靡享乐。这亦是作者曹雪芹借鸳鸯之口宣之于世,暗讽那个时代卑躬屈膝、谋求富贵的无耻男儿。

另一句:什么“喜事”!状元痘儿灌的浆儿又满是喜事。

她嫂子认为能当贾赦之妾是喜事,鸳鸯反驳是“状元痘儿”祸福难料,这里说的是水痘,在清朝也称作“天花”,史载顺治皇帝就是出天花暴毙的,康熙因为熬过天花才成为皇位最佳人选。

在古代医疗条件落后的情况下,出痘相当于鬼门关前走一遭,奇痒难耐忍不住去抓是会毁容的,王熙凤的女儿巧姐也遭遇,这哪是什么喜事,不要脸、伤颜面倒是真的。

鸳鸯的怒骂道出封建时代女子的心酸,家里人但凡有贪小便宜的,妄想一朝得势“横行霸道”的男子,通常拿女儿家做筏子卖女、卖姐妹。正所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最好能跟着享福,要是遭殃了那是恨不得装作不认识的模样。

《红楼梦》是一部封建女子的悲歌上至官宦小姐下至奴仆百姓,女子命运被拿捏、被宰割,稍微聪慧些的努力想办法自主,愚笨痴傻些的任人糟践。

如贾元春公侯嫡女,为了家族利益入宫,在权力和阴谋里如履薄冰,难得欢颜;如金钏儿那般遭宝玉调戏、王夫人臭骂污了名声想不开地去跳井;如尤二姐那般柔弱性子,任凭老母做主成了贾琏外室,依旧没能逃出王熙凤的手掌心。

金鸳鸯凭借贾母跟前红人的身份,一家老小都给几分薄面,生活尚且如意,也终究逃不过命运险恶,出家为尼亦难以自保,妙玉就是前车之鉴。在贾母过世后,唯有悬梁自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