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家谱查询提供名字、家谱字辈、撰修者、始迁祖、堂号、字辈、族谱内容简介等查询加入收藏|设为主页
位置:首页 > 姓氏故事 > 历史上狄仁杰与武则天的真实关系到底是什么呢,你怎么看?

历史上狄仁杰与武则天的真实关系到底是什么呢,你怎么看?

分类:狄氏故事 发布时间:2022-08-04 03:00:50 手机版

用“孽缘”二字形容,比较贴合二人的关系。

在武则天看来;我知道狄仁杰百分之百不会反我,但我担心他身边的人会怂恿他反对武周。

在狄仁杰看来;虽然我的身体是支持李唐的,但我的心是向着陛下的。

武则天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女皇帝,再加上寒族(商人家庭)出身,最大的政治底线是——支持我,能为我所用;另外最好还有才能。

狄仁杰也不是上流贵族出身,性格相当刚,认定的事死都不改。但又目光远大,对于忠于谁主要是看谁更适当当政。毕竟狄仁杰是经历是太宗,高宗,武则天三个时期(中间二个皇帝自动不说了)特别是双圣时期,对武则天认识是比较深,再加上不愚忠,又有宰相之才。

二人就对上眼了。我们一个一个说。

武则天的“人才观”——驯马论武则天自称;为太宗侍女(其实是才人)时,某次有一匹烈马不好调驭。这时武则天上前说道;“对付烈马只需三样——铁鞭,铁檛与匕首,先用铁鞭抽它,不服再用铁檛敲它头,再不行就是匕首杀了它。

武则天的”人才观“也是这样,不过不是驯服,而是只要不公然反对她,基本就没什么事,要是公然与她相背,就是亲孙儿也杀给你看。

而狄仁杰就是这样一匹烈马,而且是千里马。

狄仁杰前半段的官途生涯狄仁杰是太原人,武则天是文水人(今山西文水),当时文水为太原属县。二人算是同乡,武则天当政后期时,经常找狄仁杰玩”双陆“游戏,双陆是当时流行在太原地区的赌博游戏。

狄仁杰生于大唐贞观四年(630年),贞观二十一年(647年)左右,考取明经,然后一直在地方任职,直到47岁才调任中央为官,也就是大理寺丞,因为”岁凡断狱一万二千“,一年断狱一万二件,人称断案大师(这句话瞎扯的),在当年评比中为优秀。

武则天实际主政时间要从显庆五年(660年)时期”双圣临朝“算起,因为高宗李治多病,政事多由武则天代为处理。

此时的狄仁杰虽然在武则天底下做事,但武则天还未真正认识狄仁杰,还有一个核心原因——武则天还未称帝,反对她的人不多。

狄仁杰真正受武则天的信任载初元年(690年)武则天改国号称帝,直接导致极大部分人起来反对她。武则天也毫不手软,任用酷吏来俊臣等清除这些倒向他唐的大臣。

长寿元年(692年)“左台中臣来俊臣罗告同平章事任知古、狄仁杰、裴行本、司农卿裴宣礼、前文昌左垂卢献、御史中垂魏元忠、潞州刺史李嗣真谋反。”

按照来俊臣的手段,只要签了谋反的状纸,就能免除减免死刑一等,也就是流放等。狄仁杰死硬不签,还说;“大周革命,万物惟新,唐室旧臣,甘从诛戮。反是实!”

大周革命,万物惟新。这八字表示狄仁杰是不反对武则天改朝换代。后面一段大意是;唐室旧臣,心甘情愿被杀,那么也是大唐的忠臣,确实是反。这一句没有指定主语,是指狄仁杰本人,还是其它人,就看武则天怎么选择。

然后经过一顿操作,狄仁杰的儿子将父亲的话语报到武则天那。武则天召来俊臣问话,来俊臣拿出狄仁杰等人签的反状,武则天知道是假的。

武则天又召来狄仁杰问话,说;“狄爱卿怎么承认谋反呢?”狄仁杰也不客气,反怼;“不承认,早死了。”武则天再问;“那怎么还写了一封谢死表。”狄仁杰表示没写。

太后意稍痞,召见仁杰等,问曰:‘卿承反何也?’对曰:‘不承,则己死于拷掠矣。’太后曰:‘何为作谢死表?’对曰:‘无之。’

于是,放了狄仁杰等人,直接将狄仁杰贬为彭泽令。

这一波外贬,实际是保护狄仁杰,毕竟武则天刚当皇帝,正对反对派来一波又一波血腥的清洗,外放是最好的保护。

这次冤狱,也是武则天真正信任狄仁杰的起点。

狄仁杰后半段的官途生涯万岁通天元年(696年),契丹首领孙万荣作乱,攻陷冀州。武则天起用狄仁杰为魏州刺史,再任幽州都督。神功元年(697年),以幽州都督狄仁杰为莺台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宰相)。

圣历元年(698年),武则天任命狄仁杰为河北道行军元帅,征讨突厥。

久视元年(700年),狄仁杰进拜内史(真宰相)。同年九月,狄仁杰病逝,终年七十一岁。

此段时间的狄仁杰极受武则天信任,领兵征战掌握兵权二回。

对内政方面,武承嗣、三思怂恿武则天立武氏为太子,狄仁杰考虑这二人比起平庸的李氏继承人来讲,更差,所以反对。

狄仁杰反对武氏集团继位,武氏集团还不敢拿狄仁杰怎么样!

另外就是武则天的面首集团,狄仁杰同样不给面子。

武则天晚年的二们面首——张昌宗和张易之,极受武则天宠幸。为“二张”武则天杀了李重润与永泰郡主,重润是李显的长子,永泰郡主的夫婿武延基是武承嗣的长子。也就是说,此三人是武则天的孙子、孙女和孙女婿,李重润和武延基分别是李武两家第一顺序的继承人。

二张是极受宠,一般人是真不敢得罪这二人的,当然也包括狄仁杰,至少在表面上必须给面子。

《集异记》载武则天赐给张昌宗一件珍贵的集翠裘。宰相狄仁杰入宫奏事,武则天命他与张昌宗双陆。狄仁杰当然不愿意,但必须给领导面子,说要赌就赌那件集翠裘,武则天表示狄爱卿的紫袍可大大比不上那件集翠裘。

狄仁杰表示;“我的袍子是大臣朝见奏对之衣,而张昌宗的是雙幸宠遇之服。二者相比,我还觉得是我亏了。”于是,二人双陆,狄仁杰赢了袍子,出门就把集翠裘扔给了家奴。

狄仁杰是十分鄙视二张的,但知道底线在那儿。武则天包养面首,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在男性为主的封建社会是约不允许的,狄仁杰虽然反对,但真是装做没看到。

狄仁杰也有自己的政治底线,他不愚忠,心里真正装的是“民”,只要对“民”有好处的,他会认真去做。在这一点上,与武则天是顺路。

武则天做为太宗的才人十二年,从政的基本也受太宗的影响,再加上坚忍与残酷暴力的性格,又懂得控制利用,从宫斗中杀了出来。掌握大权,自660年来,处理唐朝日常事物,积累了异常丰富的从政经验,可以称得上一代政治家。

武则天的此类治国手段,也正是吸引狄仁杰的核心因素。

武狄二人者是极理性且聪明的政治家,二者可以说是志同道合者,都明白互相之间的底线在那,双方只要不是核心政见矛盾,其它次要因素如生活作风也自然不会管太多。

所以狄仁杰死后,武则天很难过地说“朝堂空矣!”

顺便一提狄仁杰小武则天6岁,而且狄仁杰推荐的人如张柬之,桓彦范,敬晖等人确实是反武派。